捕鯊的荒謬

Mecca for shark fin trading: Des Voeux Road in Hong Kong. Photo: Hans Peter Roth

香港的魚翅貿易區之旅,是魚翅貿易仍在公開進行的令人心碎的鐵證。此外,捕鯊和海豚獵捕有直接關聯——由此又聯系到水族館產業。

Mecca for shark fin trading: Des Voeux Road in Hong Kong. Photo: Hans Peter Roth

魚翅貿易的麥加:香港德輔道
( 攝影:Hans Peter Roth)

“這不是魚翅吧?”事實上,我們正有意探索我們在香港住的酒店附近區域,但我們一到德輔道——一條傳統的商業街,海洋保護主義者Sasha Abdolmajid站在一家商店外,指著貨架問道。那里,略帶黃色米黃色的漂白過的動物軟骨制品堆得高高的。它們的形狀清楚的表明它們的身份:鯊魚翅。

震驚。困惑。不僅僅因為我們無意間發現自己站在了鯊魚翅前,更因為它的數量。貨架上堆滿了魚翅——切開、晾幹的魚翅,裝滿數不清的袋子。我們茫然前行,卻發現幾乎每個商店都在公開販售同樣的東西:鯊魚翅。

我們在這條長度約400米的路兩側看到了數十萬計的魚翅。有些很小,有些則十分巨大。讓我們感到恐怖的是,我們居然發現了一個鯨鯊翅。而這只是從這些店的櫥窗看到的,而不是它們後面的倉庫和後院。

魚翅:僅僅是占貨架嗎?

一場真實的噩夢。我們偶然間走到了販賣魚翅的角落,在中國,這些魚翅會被做成令人垂涎的魚翅湯。有些店主看到我們拍照錄影就把我們趕走了,有些則很歡迎我們,並且對著鏡頭說話,好像他們在說的是果醬或者蜜餞一樣。生意不好,他們說。銷量直降三分之二,這也是貨架堆滿魚翅的原因,蕭條的銷量意味著這些魚翅只是在占貨架而已。在這所有的恐怖中,至少透出了一絲希望的曙光。

但是這番景象在我腦海中盤桓數日。在我心中,我能看到那些鯊魚在大海中暢遊,就像我潛水時親眼看到的那樣,或者像紀錄片和Franz Weber基金會(FFW)的多媒體互動海洋體驗項目Vision Nemo的素材中看到的那樣。僅僅因為這一條街上的貿易,數萬數十萬的鯊魚喪命,就為了它們身上這又幹又硬毫無味道的一部分。

Shark fin trading in Hong Kong. Photos: Sasha Abdolmajid

魚翅貿易的麥加:香港德輔道(攝影: Sasha Abdolmajid)

海豚肉作誘餌

在我的腦海裏,我看到這些美麗、高度敏感的生命,完美適應它們的環境,在海洋生態平衡中扮演著關鍵角色,卻被抓住。數以百萬計。它們的嘴被巨大的魚鉤刺穿,血流不止,全身的重量都掛在上面,痛苦的蠕動。它們被殘暴的拖上船,人類拿著鋒利的刀等著它們,割下它們的魚鰭。這些鯊魚還活著!它們被活著切下肢體!然後被扔回大海,在痛苦麻木中緩慢的死去。

香港是世界魚翅貿易的集散地——甚至包括從秘魯和印度尼西亞來的魚翅。人類獵殺海洋的獵手,以極其殘忍的手段。海豚肉常常被用作魚鉤上的誘餌。根據FFW的夥伴組織OceanCare的估算,在秘魯,每年有大約15000條海豚痛苦的死在捕鯊人的手上。所以東亞的魚翅消費者對地球上大規模的海豚屠殺負有同樣的責任。

水族館海豚獵捕

這些令人震驚的事實間接描繪出水族館產業的貪婪和無恥。在日本的小漁村太地,暴利的活體海豚銷售是活捕海豚的驅動力,在那里,每年仍有數以百計的海洋哺乳動物被屠殺。

但是,水族館和海豚館們不停的宣稱他們在向公眾提供“環境教育”和喚醒公眾“意識”,以掩蓋他們真實的商業目的。荒謬的是,日本這個擁有世界上最多海豚館的國家,卻是世界上唯一一個仍能合法的系統性屠殺各種海豚物種的國家。

“教育”?“意識”?中國,一個有數十家展示鯊魚的水族館的國家,由於它對鯊魚翅的饑渴——盡管需求終於下降了——仍對每年數以百萬計的鯊魚死於屠刀之下負責任。

在西方國家的水族館從業人員對著東亞虛偽的指指點點,聲稱他們的條件要好的多之前,必須要強調的是,我們當地的水族館也捕獵鯊魚用於娛樂,包括瑞士巴塞爾計劃建設的海洋館。在“教育”和“意識”的說辭下,野生動物處於險境並被抓獲,物種數量遭到嚴重摧毀——這怎麽行得通?

Victims of human greed (Hammerhead Shark). Photo: WWF

人類貪欲的犧牲品(錘頭鯊)
(圖片:WWF)

解決方案:Vision NEMO

然後還有兩件事傳遞著希望和安慰。首先,墨西哥一條與七米長大白鯊相遇的視頻,證明這種巨大的瀕危物種仍然存在。而且這條鯊魚是懷孕的母鯊。

第二,Vision NEMO,瑞士頂尖潛水員和項目大使,“鯊魚人”Roger Michel成功為該項目抓拍到在開放水域與大白鯊相遇的視頻素材,它們從他身邊遊過,完美展現這些威嚴的動物的優雅和美麗。

事實已經非常清楚了:水族館是上世紀的陳年老古董,對環境有害,折磨動物,並且對人們感性認識海洋和海洋中的棲居動物們毫無益處。現代的解決方案顯而易見:Vision NEMO項目,海洋多媒體互動體驗。

 

中文翻譯: Pearl H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