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虫控制:我们能从过去吸取教训吗?

Dolphins caught at Futo, Japan. Photo: Elsa Nature Conservancy

可悲的是,像中国1958年杀麻雀这样的事,在今天的世界还广泛存在。请阅读下文,在文末你会发现这和海豚鲸鱼的关系。


中国最糟糕的自毁式环境灾难:杀麻雀运动

作者: George Dvorsky

Four-Pests-Campaign_1

中国的消灭麻雀运动 来源:io9.gizmodo.com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正经历着“大跃进”,一场使中国从落后的农业国家转变为发达的马克思主义工业引擎的运动。横扫式的(往往很残酷的)改革,深刻的改变了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这场变革中的一个片段,使得动物王国也未能幸免于难。1958年,中国下令清除几种害虫,包括麻雀,一场错误的运动最终导致了巨大的灾难。

“除四害”运动

中国领袖毛泽东在得出一些害虫需要被消灭的结论后,发起的“除四害”运动,即蚊子、苍蝇、老鼠和麻雀。现在的人们会认为如此激进、令人震惊的不负责任的主意,会破坏生态系统,但在当时,却被认为是个好主意。环保积极分子戴清(音)说:“毛不了解动物,他不想听专家的意见呢,也不想讨论他的计划。他就是决定‘四害’应该被消灭。”

而且,这个想法非常适合当时毛的强硬的中央集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马克思本人也不是环保主义者,他认为为了人类生产的目的,自然应该被完全开发(这可能也解释了中国直至今日都很糟糕的环境保护记录)。

现在,全体中国人被号召起来除四害,政府尤其不喜欢麻雀,确切的说,是欧亚树麻雀。中国人当时正经历着集体化和农业的变革,很难适应,所以人们格外讨厌麻雀,因为麻雀喜欢吃谷粒。中国的科学家计算出一只麻雀一年要吃4.5公斤谷物——也就是说每杀死一百万只麻雀,就可以养活60000人。有了这条信息的武装,毛泽东发动了除四害运动来解决这个问题。

“全民战争”

为了完成这个任务,中国人成群出动,不让麻雀降落,直到它们累死,来消灭它们。中国人走上街头,敲打着锅盆,或者敲鼓吓唬麻雀,不让它们落地。鸟巢被捣毁,鸟蛋被打碎,雏鸟被杀,麻雀被射。专家估计,这场运动杀死了上亿只麻雀。

这场运动的结果是,麻雀几乎在中国灭绝。然后,这才是麻烦开始的时候。

饥荒

1960年4月,中国的领导人们痛苦的认识到,麻雀除了吃谷物,还吃虫子。很多很多虫子。没有麻雀抑制昆虫的数量,粮食大幅减产。结果,当年的农业产出灾难性下滑。大米产量受影响最大。在中国科学院的建议下,毛泽东宣布停止杀麻雀,用臭虫代替了麻雀在四害中的位置。

但是破坏已经造成——情势每况愈下。没有麻雀,蝗虫成群侵蚀农村。形势危急,中国政府不得不从苏联进口麻雀。虫害过量,加上广泛的森林采伐,以及农药和杀虫剂的不当使用,这些造成了中国的大饥荒(1958~1961,译者注,应为1960~1963),据估计约有三千万人口死于饥饿。

这个历史片段,充分说明,横扫式的改变对生态系统的破坏。然而,在2004年,一场类似的运动发生在中国,为了防治SARS,一万只果子狸被消杀。BBC的Tim Luard说,他们也针对獾、浣熊、老鼠和蟑螂发动了一起“爱国消灭运动”。人们似乎没有学到这最重要的教训。

来源:io9.gizmodo.com


与海豚和鲸鱼的关系:

Red blooded sea where trapped dolphins are hacked to death. Iki Island, Japan.

日本壹岐岛的海豚屠杀

中国1958年的消灭麻雀运动说明,集权的政体和计划,会造成多么毁灭性的的影响——并且不只是短期的。共产主义和其他集权意识形态根本上改变人的生活,文化上,精神上,环境上。这种与自然的割裂,与对生态循环的理解的割裂,以及盲目的干预环境的毁灭性效应,特别是像中国消灭麻雀这么大规模的行动,对环境和人类造成了无法想象的悲剧。

更加悲剧的是,如此非黑即白的概念,在今天仍然广泛传播和应用。例如,日本渔业部将鲸鱼视为“海洋的蟑螂”,以“害虫控制”之名猎杀鲸鱼以及海豚。政府宣传的逻辑是,鲸豚类吃了太多的鱼,人都不够吃了。这个自大的逻辑拒绝承认过度渔获才是问题的症结。事实上,鲸豚在为人类犯的错误背黑锅:渔获不足正是人类工业化过度捕鱼的恶果。

这种非黑即白的政府宣传逻辑完全说不通,毫无科学道理。显而易见——日本渔业的宣传人员也承认——渔获大幅下降,且将持续下滑。有争议的是,大型须鲸——支持捕鲸的宣传人员所说的元凶——在过去150年里,由于工业捕鲸的影响,数量已经减少到仅剩过去的10%。所以,现在大部分鲸鱼已经消失,如果鲸鱼真的是吃了太多鱼的话,渔获现在不是应该大幅上升吗?

大自然不像宣传的逻辑那么简单的又一力证是,20世纪,在南极水域几近灭绝的蓝鲸,导致磷虾数量急剧下降,而磷虾,正是蓝鲸的食物。“南极悖论”是由于鲸鱼为表层海水提供了大量的铁,而铁是藻类生长必须的,藻类则是磷虾的食物。鲸鱼在它们的排泄物中释放出铁,再到藻类、磷虾、鲸鱼,生生循环不息。当鲸鱼数量庞大的时候,它们扮演者生态系统卫士的角色。随着它们大量的被捕杀,生态系统也坍塌了。

 

作者:Hans Peter Roth

Sasha Abdolmajid, Pearl Han协助

Comments are closed.